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扫一扫,加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浏览文章

[图文]向最高法院申诉爆炸罪无罪的刑事申诉状实例!

2016/8/24 17:42:37作者:熊云飞律师来源:云飞方渡律师网(原创)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王二福,男,1943年3月10日生,汉族,大专文化,捕前系石家庄市第十中学教师,现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振头乡十里伊村昌盛路7号。

申诉人:董梦云,男,1940年3月9日生,汉族,本科文化,捕前系石家庄市第十中学教师,现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振头乡振头一街花新街5排7号,联系电话:13832378659

申诉人:刘风山,男,1954年1月1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农民,现住:河北省鹿泉市铜冶镇永壁村北街。

申诉人:常元全,男,1948年4月11日生,汉族,小学文化,捕前农民,现住:河北省鹿泉市铜冶镇永壁村北街。

上述四申诉人的共同辩护人:熊云飞,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13718055748,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SOHO西区15号楼1502室。

申诉人董梦云等4人对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4)石高刑初字第1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4)石刑终字第448号及【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不服,认为上述判决、裁定,认定案件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第242条(一)(二)(三)款规定提出申诉。望贵院能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3条之规定启动再审程序。

申诉请求事项

1、撤销【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再审裁定)。

2、撤销(2004)石刑终字第44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二审裁定)

3撤销(2004)石高刑初字第1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审判决)。

4、对申诉人王二福、董梦云等人的案件重新再审,并依据事实和法律作出公正判决。

    • 案情简述:

      2003年3月份,申诉人王二福、董梦云两人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在河北省藁城市邱头镇东宽亭村居住的王文华,王说他是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鞭炮厂的业务员,可提供鞭炮出售,质量绝对没问题。为了确定炮的购价,同年6月,申诉人和王文华一起到石家庄市晋州市考察了做炮用的纸管的价格。并与对方讲好了需要时再购买,双方再无联系。同年9月初,王文华又电话说:“现在价格低,可供货”。王二福、董梦云遂在找到申诉人刘凤山田间搭盖的小屋用来存放炮竹后,吩咐王文华将400圈(每圈100个)炮竹,分四次由王振立开车送货。王二福、董梦云各自付款1.1万元各自购买了2万个炮竹,存放在刘凤山田间小房内,几日后刘凤山要求停止存放,经商议,炮竹遂移存到了申诉人常元全田间废弃的养猪场内,共计存放15日左右。

      同年9月24日,王文华私设在石家庄开发区的鞭炮作坊发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多人死伤的惨剧,随后石家庄市政府开展了要求全市市民上交易燃、易爆物品的“风暴行动”董梦云等申诉人便响应政府号召上交了全部炮竹。

      随着王文华的投案自首,四位申诉人也被刑事拘留,并最终被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1年、10年、4年、4年。申诉人不服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裁定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

      董梦云、王二福不服申请再审被驳回,仍不服,遂不断申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0年1月20日作出(2009)冀刑申字第139号再审决定,指令石家庄中院再审。但2014年2月23日石家庄中院作出[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再次维持了原一、二审判决、裁定。

      申诉人对原一、二审法院作出的上述判裁仍然不服,遂四人联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提出书面申诉,2014年8月21日该院作出(2014)冀刑监字第12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驳回了四位申诉人的申诉请求。

      申诉的事实及具体理由:

      一、原一、二审法院将四申诉人购买、存放炮仗的行为判定为非法买卖、储存爆炸物,于案件事实不符。理由如下:

      (一)首先看【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对本案申诉人涉及的案件有关事实是如何认定的?

      1、(见【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第32页起):“经再审查明:原判认定的下列事实是正确的。(一)原审上诉人王二福、董梦云为获取利润,于2003年初找到原审上诉人王文华为其做“铁管炮”。认定事实的证据与原审相同,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四)原审上诉人王文华于2003年9月间,将“鑫源”“珠峰”制造的部分成品炮竹分四次由原审上诉人王振立运送给原审上诉人王二福、董梦云,共计40000枚,直径35mm长100mm,烟火药900余千克,……原审上诉人刘风山、常元全明知董梦云、王二福没有合法许可证,在没有储存爆炸物许可手续的情况下,仍帮其储存。其中:原审上诉人刘风山非法储存炮竹30000枚,直径35mm长100mm,烟火药700余千克。原审上诉人常元全非法储存炮竹35000枚,直径35mm长100mm,烟火药800余千克。现公安机关已从常元全处提取炮竹35000枚并销毁。认定事实的证据与原审相同,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2、(见【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第35页第3段起):“本院认为,……原上诉人王二福、董梦云违反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买卖爆炸物,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原审上诉人刘风山、常元全违反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储存爆炸物,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存储爆炸物罪;”

      (二)其次,申诉人将一一指出上述认定中的错误之处,如下:

      1、上述判、裁认定:“王二福、董梦云为获取利润,而购买了涉案炮竹”与事实不符:

      翻遍整个卷宗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申诉人王二福、董梦云购买炮竹是为倒卖。相反,还有许多证据证明购买涉案炮竹仅仅是为了自己春节燃放、送礼、用于建筑施工的开工庆典和完工庆典。没有倒手转卖行为何谈“获取利润”?

      对此问题连本案的公诉机关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在后一份,即:“石高检刑诉字【2004】第7号” 起诉书中,就删除了前一份,即:“石高检刑诉字【2004】第1号”起诉书中对申诉人的“牟利指控”。

      可见,连公诉人都不指控申诉人牟利了,可最应秉持公正立场的审判机关却无中生有,变一顶“牟利”的帽子让申诉人戴上,真是岂有此理!!!

      2、本案中申诉人购买、储存的是炮竹(用于娱乐、庆典活动)不是烟火药。

      不知再审法院是如何把炮竹硬是转变成烟火药这一事实的。申诉人认为,购买烟火药与购买炮竹不能简单等同,除非,申诉人购买炮竹的目的就是为了拆除炮竹的外皮后,收集烟火药另用。如果,再审法院认为这种转换合法,则必须给出明确可靠的法律依据。

      3、再审法院认定,申诉人因为购买、储存爆炸物而够罪,更是对案件事实的错误认定,理由如下:

      首先,烟花爆竹并不是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因为:

      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花爆竹劳动安全技术规程国家标准(GB1165-89)》中已明确写明:烟花爆竹是以烟火药为原料,经过特殊工艺制作而形成的娱乐产品。生产它的目的不是为了危害社会,它所产生的实际危害性通常也达不到犯罪的目的,人们大多将其用于红白喜事、开业庆典、重大节日烘托气氛。正因如此,各地在对待非法生产烟花爆竹且未产生严重后果的业主们,处理上多数采取了行政处罚的方式。

      第二,在通行的刑法学理上,国内权威学者在讲授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一章时,也大多将烟花爆竹排除在爆炸物范畴之外,指出烟花爆竹不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对象,非法制造烟花爆竹等娱乐性物品的,不应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论处。比如高铭暄、马克昌、赵秉志、张明楷等大多数专家学者均持这种观点。

      第三、刑法第125条所说的“爆炸物”应当理解为军用或民用的,具有爆破性、有较强爆破力和杀伤力的物品,该条是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属重罪,尽管125条属刑法理论中的抽象危险犯(不以发生现实、具体侵害为构成要件,只要具备能够引起公共安全受侵害的危险即可),但是其必须具备刑法意义上、能危害公共安全之爆炸物的一般特征(即高危险性、高杀伤力、高破坏力)。

      第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爆炸物的专门解释中,并没有明确规定烟花爆竹属于爆炸物,只是规定了生产烟花爆竹中的部分原材料(如黑火药、烟火药)属于爆炸物。这正如在现实生活中不少麻醉药品中都含有毒品,大都是以鸦片为原料经过加工制成的,我们能说这些麻醉药品就是毒品吗?显然不能。因此,以烟花爆竹中含有黑火药、烟火药这些爆炸物的成份就认为烟花爆竹就是爆炸物的观点,显然难以服人。

      第五、《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第2条规定,“民用爆炸物品是指用于非军事目的、列入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的各类火药、炸药及其制品和雷管、导火索等点火、起爆器材。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由国务院国防科技工业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公安部门制定、公布”。根据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公安部在2006年11月9日公布的《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2006年第1号)中,也没有将烟花爆竹列为爆炸物,该品名表在“黑火药”一栏的备注中明确注明“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黑火药除外”,这也就意味着,“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黑火药”被排除在“民用爆炸物品”的范围之外。

      第六、从客观实际情况来理解。我国一些地区是传统的烟花爆竹产地,民间有自制烟花爆竹的传统,如湖南、江西二省交界的萍乡、浏阳、醴陵地区,这些地区的农民为生计往往家家户户自制烟花爆竹。我省也是制造烟花爆竹的主要省份。民间也有红白喜事放鞭炮的习俗。一般情况下,这些人主观上并无危害公共安全的目的和故意,也不希望发生其他严重危害后果。如果将烟花爆竹列为刑法第125条所说的“爆炸物”,《刑法》第125条第1款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2001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项规定,非法买卖、运输炸药、发射药、黑火药1千克以上或者烟火药3千克以上、雷管30枚以上或者导火索、导爆索30米以上的,应当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解释》第二条第(一)项还规定,爆炸物的数量达到前述最低数量标准五倍以上就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买卖几挂鞭炮就要处以如此重的刑罚,实在是过于残酷了。

      其次,司法实践中各省对此意见也不一致,没有明确规定烟花爆竹“是”还是“不是”爆炸物。全国只有福建省高级法院下发的《关于审理涉爆案件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的意见(讨论稿)》明确规定:“烟花爆竹不属于刑法所指的爆炸物,对烟花爆竹中含有司法解释规定的黑火药、烟火药等爆炸物成分的,也不应折算爆炸物数量予以定罪量刑。”

      、原一、二审法院在作出错误判裁时还存在,错误适用法律的问题如下:

      (一)首先,原一、二审判决、裁定中对申诉人定罪量刑适用的法律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5条。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五)(六)(九)项,第二条第(一)(四)项规定。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二)项之规定。

      (二)从上述法律规定中可以看出,对申诉人定罪量刑的前提是认定申诉人购买、储存的烟花爆竹被认定为是刑法125条规定的“爆炸物”。但申诉人认为,在全国人大以及“两高”司法解释没有做出烟花爆竹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之前,不宜将其列为刑法第125条所说的“爆炸物”。理由如下:

      首先,将烟花爆竹列于爆炸物品的范畴的法律依据是2001年7月4日公安部对河南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烟花爆竹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豫公明发〔2001〕1462号)作出明确批复:根据《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的规定,非军用的烟花爆竹及含有烟火药、黑火药的制品均属民用爆炸物品管理范畴。对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以及烟火药或者黑火药为原料的烟花爆竹(包括成品、半成品、引线等),其中烟火药或者黑火药的数量达到《最高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标准的,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虽然,根据2000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公安部可以根据法律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就属于执行法律的事项制定规章。表面上看,作为法律授权对非法生产、运输、销售、储存、使用烟花爆竹行为进行查禁的主管部门,对烟花爆竹进行‘定性’属于其职权范围,但公安部对河南省公安厅的《批复》在实质上是确定某种行为需要定罪处罚,事实上增设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越权行使了立法权限。因此,上述批复不应作为法院审理刑事案件的依据。

      其次,在全国人大及“两高”司法解释未做出烟花爆竹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之前,不宜将其列为刑法第125条所说的“爆炸物”。理由如下:

      1、“烟花爆竹制品”与“烟火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物,不能混为一谈。根据国务院2006年1月21日发布的《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烟花爆竹的生产、经营、运输和燃放,适用本条例。本条例所称烟花爆竹,是指烟花爆竹制品和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民用黑火药、烟火药、引火线等物品”。可见,这里的“烟花爆竹制品”与“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民用烟火药”虽然都属于条例所称的“烟花爆竹”,但“烟花爆竹制品”不同于“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烟火药”,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物。

      即使现在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联合下发的第116号通知 ,明确规定非法生产、经营烟花爆竹及相关行为涉及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黑火药、烟火药,构成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爆炸物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将烟火药也列入了爆炸物范畴,解决了“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民用烟火药”属不属于“民用爆炸物”的争议,但该通知明确规定只有涉及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黑火药、烟火药,构成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爆炸物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并没有说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烟花爆竹,构成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爆炸物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可见对烟花爆竹是否属于爆炸物仍应持慎重态度。

      2、针对烟花爆竹是否属于爆炸物的问题,2009年5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生产烟花爆竹配制烟火药行为是否构成非法制造、买卖爆炸物罪的答复》(法研[2009]85号)也明确指出:“将1984年的《民用爆炸物管理条例》理解为由2006年颁布的《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和《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共同取代的观点是有道理的,烟花爆竹具有爆炸性、危险性,这是一般人都能够认识和好理解的。但是,由于烟花爆竹的普遍被接受性、娱乐性、爆炸力被分散性等特点,将烟花爆竹认定为爆炸物会夸大打击面,也与普通民众的认识观念、传统习俗不符,因此,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没有将烟花爆竹认定为爆炸物。……”根据这一答复,烟花爆竹不属于爆炸物。

      3、司法实践中,将烟花爆竹列为爆炸物从而适用爆炸物的严格法律责任,确实太重过重。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大多数地方一般不作为犯罪处理而是通过行政处罚进行强制规范,否则打击面太大,也不符合罪刑相一致的原则和立法原意。比如,现在每逢春节,各单位都会给职工搞点福利,有的会买很多鞭炮发给职工,有的一盘鞭炮有十万响,平均一个鞭炮装药量按0.035克计算,一盘十万响的鞭炮装药量就有3500克,属于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如果买5盘十万响的鞭炮,装药量就有17500克,属于情节严重,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如果再多买后果更是吓人,既不合理,也不合情,也不合立法精神。

      (三)原审法院明显受到石家庄9. 24爆炸案,造成的严重后果之恶劣社会影响,不公正的将申诉人与因非法制造烟花爆竹造成重大事故死伤多人的主犯王文华并案处理,并适用同样的法律,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

      1、本案王文华因在非法生产烟花爆竹的过程中发生爆炸造成死伤多人的严重后果,司法实践中按照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来定罪量刑是符合刑法立法原则的。

      2、而本案四申诉人购买、储存大量烟花炮竹,首先,其主观上只是为了春节馈赠礼品及建筑开工、完工燃放爆竹庆贺和春节家中自己燃放,没有以非法盈利为目的进行出售。没有主观恶性,主观上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也没有非法买卖的故意,只是购买自用。其次,申诉人购买后为了防止失火、.爆炸,将爆竹存放在远离村庄的田野房屋内或废弃的农田养猪场等远离居民、工厂等建筑物的地方其行为造成的危险状态非常徽弱。再次,涉案烟花炮竹被申诉人购买并储存的时间一共才15天,没有造成任何不利后果。且申诉人投案自首,积极响应了 20034 季度石家庄市开展风暴行动的号召,主动上交了所购买的爆竹,当地政府、和公检法部门更应落实其在公告中承诺的“主动上交烟花爆竹的,既往不咎。”

      由此可见,原一、二审法院判案时,将申诉人与王文华一并适用法律是错误的,是原审法院忽视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因筑路、建房、打井、整修宅基地和土地等正常生产、生活需要,以及因从事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而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爆炸物,数量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标准,没有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并确有悔改表现的,可依法从轻处罚;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具有前款情形,数量虽达到本解释第二条规定标准的,也可以不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由于该类案件行为人主观上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只是“确因生产、生活所需”从事非法制造爆炸物,这种行为对公共安全的威胁虽然是潜在的、间接的,但这种威胁即使在合法制造爆炸物的经营活动中也是存在的。所以,最高法院专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并规定对发生在《解释》施行前的行为,可以依照刑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不作为犯罪处理。

      综上所述,王二福、董梦云等没有购买、存储爆炸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2010】石刑再终字第0000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均存在错误。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第242条(一)(二)(三)款之规定提出申诉。望贵院能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启动再审程序。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王二福、董梦云、常元全、刘凤山

二〇一四年十月三十日

0% (0)
0% (10)
关键字:最高法院 申诉 爆炸罪无罪 刑事申诉状 实例
上一篇: [推荐]侦查阶段提交给公安机关不构成聚众斗殴罪的法律意见书实例!
下一篇:[公告]关于受贿罪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经典实例!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