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扫一扫,加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浏览文章

[注意]诈骗犯罪二审辩护词经典实例!

2016/8/24 17:03:26作者:熊云飞律师来源:云飞方渡律师网(原创)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所接受孙某某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二审辩护人。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查阅本案卷宗,会见被告人,并听取其对有关问题的陈述后,现根据事实与法律,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 原一审判决被告人孙某某犯有诈骗罪,值得商榷;理由如下

    (一)所谓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其构成要件为:

    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

    客观要件,本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

    主体要件:本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

    主观要件: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

    而本案被告孙某某恰恰不具备诈骗罪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具体如下:

    本案另一被告陈天福故意向孙某某隐瞒了其正在从事犯罪活动,孙某某不知道聘请其开车是从事诈骗犯罪活动,主观上没有直接故意。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所有经得起推敲的证据都可以证明:“陈天福开始系出价每天300元,包吃包住的条件雇佣被告人为其开车跑长途的。”没有说开车发短信。也没有说行骗成功后让被告人提成若干比例(该点只有陈天福在侦查阶段的口供涉及,没有其它佐证,系孤证不足为凭)。

    其次,每天300元包吃包住的条件雇佣司机跑长途这个报酬属于正常报酬。不是一审判决认定的高额报酬。故,一审判决中认定被告人因为高额报酬,遂铤而走险的定案逻辑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是错误的。

    再次,孙某某曾经是煤矿主,经营煤矿开采,大小也是个业主。不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家徒四壁,走投无路之人。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后知道陈天福从事发诈骗短信的情况后,因为贪图每天300元的高额报酬,一时糊涂没有制止陈天福犯罪,并与之共同犯罪。”是与常理相违背的。同时,也与经得起推敲的证据所证明的事实相悖!

    因此,孙某某的行为不具备诈骗罪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依法不构成犯罪。

    (二),原一审法院认定孙某某系诈骗犯罪行为的共犯,也证据不足。

    孙某某在上诉状中就已逐条反驳了一审认定其犯罪的理由。现重复一下:

    1、前面已经论证:“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录取口供有变相刑讯逼供之嫌。更兼派出所警察让上诉人签字时,拒绝把笔录提供上诉人看。“因此上诉人认为,对上述有明显瑕疵的证据,依法不应该被采信。

    2、前面已经论证:“一审法庭断章取义的采信上诉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致错误认定事实。”因此:

    (1)上诉人陈述:“自己1月7日和9日收到类似诈骗短信。“不能将上述供述理解为:“上诉人于1月7日和9日收到(陈天福发的)类似诈骗短信。“

    (2)上诉人陈述:“看到陈天福在车上打电脑。“不能将上述供述理解为:“看到陈天福在车上打电脑(发送诈骗短信)。”

    (3)每天300元包吃包住的条件雇佣司机跑长途这个报酬属于正常报酬。一审认定为高额报酬。且在判决中认定上诉人因高额报酬,遂铤而走险的定案逻辑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是错误的。

    综上,原一审判决在没有充分事实和理由的前提下,即,武断认定孙某某系陈天福诈骗犯罪的共犯,确属错误认定案件事实。

    二、即使退一万步讲孙某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的共犯,那么根据本案事实情况,也应当认定为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并按照我国刑法第27条第2款之规定,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具体理由如下:

    依照刑法第27条第1款的规定,从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犯罪分子。可见我国刑法中的从犯分为两种:

    1.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犯罪分子。是指虽然直接实行具体犯罪构成客观方面的犯罪行为,但在整个犯罪活动中其作用居于次要地位的实行犯。这种情形的从犯既可以存在于犯罪集团中,也可以存在于其他一般的共同犯罪中。在犯罪集团中,该种从犯受首要分子或者其他主犯的指挥,罪刑较小或者情节不严重。在一般的共同犯罪中,该种从犯虽然直接实施了刑法分则规定的某种具体犯罪构成要件客观方面的行为,但一般是次要的实行行为,即不能单独、直接地引起犯罪结果的行为。

    2.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的犯罪分子。是指未直接具体犯罪构成客观方面的犯罪行为,而是为共同犯罪的实施创造条件、辅助实行犯罪的人。这种从犯实施的行为通常实施的以下非实行行为:提供犯罪工具;指示犯罪对象和犯罪地点;提供犯罪工具;打探和传递有关犯罪实施和完成的信息;为实行犯望风;事前有通谋的事后窝藏、销赃等帮助行为;等等。

    可见,我国刑法认定从犯的标准只有两条,就是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但是,一审判决却在认定孙某某是否从犯时,启用了”全新“的标准------即:指控上诉人在“共同犯罪中起着关键作用“。如此”别出心裁“的认定标准,明显与我国刑法之规定相违背。

    同时,一审判决在认定案件事实阶段,又认定:“本院认为……被告孙某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

    真不知道一审法官认定上诉人在此案中的作用时,究竟采用的是何标准?如果认定“被告孙某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那么就符合刑法关于从犯的认定条件,应当认定为从犯,并适用法定从轻情节。如果认定”被告人孙某某虽然仅负责开车,但在共同犯罪中起着关键作用。“那么又何来” 被告孙某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的事实认定呢?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孙某某犯诈骗罪,值得商榷;即使,退一万步讲上诉人的行为真的够罪,那么,也应当认定为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并按照我国刑法第27条第2款之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为此,恳请二审法庭能查明事实,并对被告孙某某依法宣告无罪,或依照从犯的量刑标准,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此致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律师 

                         ____________________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日

0% (0)
0% (10)
关键字:诈骗犯罪 二审 辩护词 经典实例
上一篇: [公告]建筑工程合同纠纷发回重审代理词实例!
下一篇:[推荐]侦查阶段提交给公安机关不构成聚众斗殴罪的法律意见书实例!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