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扫一扫,加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读新闻 >> 特邀专家 >> 浏览文章

[注意]房屋侵权民事案件再审申请书实例经典!

2013/7/21 11:22:25作者:熊云飞律师来源:云飞中国律师网原创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房屋侵权民事案件再审申请书实例经典  

申请人(原审原告):薛金林 男,汉族,1955年7月14日生 

电话:15895787833   身份证号:320722195507142352,

住址:连云港市新浦经济开发区夏禾村13-2号

委托代理人:熊云飞 北京市万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电话:13718055748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赵绍南 女,汉 1940年8月15日生

住址:连云港市新浦经济开发区夏禾村18-29号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薛玉山 男,汉,1977年5月21日生

住址:同上

被申请人(原审第三人):沈井才 男,汉 1946年7月12日生,汉族

住址:连云港市新浦经济开发区夏禾村18-22号

申请人因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不服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16日作出的(2010)新民初字第2270号民事判决,和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连民终字第0327号民事判决,认为上述判决存在错误,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9条之第(四)和(六)款之规定,于2012年4月向贵院申请再审。然贵院将该再审案件发还至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法院违反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不予立案,2012年9月6日给申请人发了一份法律释名书。本人像皮球样踢来踢去!

2012年10月27日申请人又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重新向贵院邮寄了申请再审。然而半年又已过去,仍然没有贵院立案再审的丝毫消息。贵院的上述作法是严重的违反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之精神的。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接受当事人的申诉书或申请再审书后,应对申诉书或申请再审书进行审查,同时应审查当事人是否附一、二审生效的判决、裁定或者调解的法律文书、有无证明原审错判的证据材料。经程序、实体审查后,认为申诉或申请再审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79条或第180条规定的,应立案复查,报请院长或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认为不符合第179条或第180条规定的,应通知驳回申诉或驳回申请再审,并摆事实,讲道理,做好息诉服判工作。”

更为气愤的是最新修改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施行时未结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当事人对2013年1月1日前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修改前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审查确定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期间,但该期间在2013年6月30日尚未届满的,截止到2013年6月30日。换句话讲,就是申请人的再审期限即将届满。十万火急!!!

申请人无奈,只得拖着病体乘车到贵院递交再审申请,望能依法处理。

l请求事项:

1.撤销(2010)新民初字第2270号民事判决之第一、二项;

2.撤销(2011)连民终字第0327号民事判决之第一、二项;

3.请求裁定重新审理,公正判决。

l事件概述:尊敬的法官大人,一个普通农民投巨资买来房屋兴办饲料厂,后该厂房被人拆毁,愤而提起侵权之诉。案件经两级法院审理,法院居然认定“由于原告人(在无任何人支付对价的情形下)是自己同意被告拆毁了自家的房屋,进而据此判定原告败诉并驳回了全部诉讼请求。”这样的事实您相信吗?

l案情简述:1992年,被申请人沈井才(原审第三人)与案外人薛金付(已去世,系:被申请人赵绍南(原审被告)的丈夫,也就是被申请人薛玉山(原审被告)的父亲。)达成协议:薛金付将其3.7亩责任田(该责任田东至薛金云地,西至薛玉楼房东,南至323省道,北至薛金毕地)转让给沈井才办煤球厂使用。为建厂房1993年11月19日沈井才以自己和尹洪元两人之名(注:由于所建房屋占地面积大,以一人之名无法得到审批。)向乡规划土地部门申报了江苏省村镇建设许可证。许可证号为:苏建许字(1993)31号和苏建许字(1993)32号。

1995年4月15日被申请人沈井才与申请人达成煤球厂房产土地转让协议,约定沈井才将薛金付的3.7亩责任田的一部分及该部分责任田上的沈井才所建的煤球厂房产和电力设备转让给申请人。由于沈井才、薛金付1992年所签原始协议找不到了,在申请人的坚持下,沈井才与薛金付遂于1995年4月24日补签了转让协议。

申请人买得煤球厂房屋后,即投资50余万元扩大了厂房添加设备办起饲料厂。2009年申请人家人遭遇车祸妻死子伤,遂无心经营而停产。2010年元月,被申请人赵绍南和薛玉山趁人之危私自拆除了申请人所有的饲料厂房。

无奈之下申请人愤而提起侵权之诉。经两级法院审理,法院竟然认定:“由于是原告人自己同意被告拆毁了自家投入巨资建造的房屋,进而判定原告败诉并驳回了全部诉求。”请问世上有这样愚蠢的人吗?除非申请人神经不正常!?

l再审的具体理由:

一、原审判决所认定“诉争房屋实际上是违法建筑”系根本性错误。具体如下:

(一)被申请人沈井才与案外人薛金付转让责任田用于办煤球厂的协议合法有效,且自沈井才和尹洪元在所转让的土地上修建了煤球厂后,该土地已经成为煤球厂房屋所有权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受物权法的强制保护;理由如下:

1.本案沈井才与薛金付于1992年即签协议(该协议1995年4月24日当事人补签),约定:薛金付将其3.7亩责任田(该责任田东至薛金云地,西至薛玉楼房东,南至323省道,北至薛金毕地)转让给沈井才办厂。请注意:双方约定转让该土地目的是为了建房办厂。因此,当双方履行协议,在被转让土地合法建房后,沈井才和尹洪元就对建起的房屋拥有无可争辩的所有权。根据我国房地产法律和土地管理法律规定:“地随房走,房随地移!”那么,沈井才所建房下的土地,已经成为该房屋所有权的不可分割之一部分,受我国法律的强制保护。

2.有人反驳道:自《物权法》实施以后,确认房屋等不动产权属的唯一的依据就是房屋所有权证,申请人所提供的《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只是村镇建设主管部门许可申请人建房的依据,房产未经登记不能据此确定沈井才和尹洪元就是上述所建房物的所有权人。然而《物权法》第三十条的又规定,因合法建造的事实行为设立物权,自事实行为成就时发生效力。如何把握“合法建造”和“行为成就”成为理解《物权法》第三十条的关键。

l所谓“合法建造”顾名思义就是有别于违法建造,这里“法”显然应作广义理解,包括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国务院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六第二款规定“农村居民住宅建设开工的审批程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江苏省村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村(居)民个人建住宅,向乡(镇)人民政府申请核发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因此,建设许可证是村庄和集镇范围内,经村镇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定,许可建设个人住宅的法律凭证,取得并依据建设许可证建造的房屋即属“合法建造”。如果是未取得建设规划许可证而进行建设的房屋,则均属于违法建筑。

l对于建造这一事实行为的“行为成就”之时就是房屋建成之时,也就是说:“房产建成之时就是取得物权之时”。实务中,判断房屋是否建成就显的尤为重要了。本案诉争的房屋建造于1993年,且改建成煤球厂并营运多年。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即:诉争房屋建成之时,建设许可证上合法申请人,沈井才和尹洪元就是所建房屋的产权人。受物权法的强制保护,而非原审法院所认定的:“诉争房屋实际上是违法建筑”!!!(因为,只有违法建筑项下的土地和房屋是分离的,可以想收回就收回。)

(二)申请人与沈井才签订的房产土地转让协议书合法有效,自沈井才将合同标的,即:煤球厂房交割并得到村委会签章背书后,申请人即拥有煤球厂房屋所有权。厂房下的土地当然是房屋所有权的有机组成部分,受物权法的强制保护;

1995年4月15日,沈井才和申请人签订房产土地转让协议书,沈井才将薛金付的3.7亩责任田的一部分及该部分责任田上第三人所建的煤球厂房产和电力设备转交给申请人。请注意此协议名曰:“房产土地转让协议书”。那么,合同标的中应该包括沈井才所建的部分厂房(实际上该部分厂房是尹洪元名下,即苏建许字(1993)31号范围的房产)。根据 “地随房走,房随地移!”法律规定。申请人所购房屋下之土地,也已成为该房屋所有权的不可分割之一部分,受《物权法》的强制保护

二、原审判决认定“被申请人拆除诉争房屋事先征得申请人同意”系根本性错误。

见(2010)新民初字第2270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第2段起:“另查明,被告委托案外人薛金宝通过电话与原告薛金林商谈拆除原告的饲料厂房事宜,原告薛金林表示同意拆除厂房,并要求将厂房内的机器设备运送给原告,……,原告薛金林的饲料厂所在地现已修成饭店。”查遍一、二审判决书我们只找到薛金宝与申请人的所谓电话录音是法庭认定“被申请人拆除诉争房屋事先征得申请人同意”之证据。我们先暂且不论该电话录音是否能够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相关性”。(即:该录音,预先是否征得过申请人同意?是否确实未被剪辑过这样不可回避的问题。)单从民事证据采信规则上看该录音证据的效力。

l先罗列一下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视听资料证据效力方面的法律规定:

1.1991年9月1日生效的《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视听资料,应当辨别真伪,并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2.1995年3月6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音取得的资料能否作为证据使用问题的批复确定,“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3.1998年7月1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三项规定,“没有其他证据印证并有疑点的视听资料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4.2002年4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规定》,第六十九条规定,存有疑点的视听资料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结论是,只有合法取得并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才可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之依据。

l那么再让我们再看看,上述电话录音是否合法取得?是否存在疑点?

1、首先上述电话录音没有征得申请人同意,依照法律: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2、其次,从被申请人所提供的录音文字稿上看,可以看出薛金宝与薛金林通话时,被申请人已经拆除了申请人的房屋,即被申请人的侵权行为已实施完毕。此时由于厂方已经拆除,申请人的机器设备正放着外面日晒夜露中,而薛金宝与薛金林通话的主题是如何处理放着外面的机器设备问题,而不是申请人同意被申请人拆除其厂房的问题。因此,即使是申请人同意把上述机器设备送到他家,也不意味着申请人同意被申请人拆除其厂房。

3、再次,申请人是否在电话中追认被申请人拆除其所有的厂房了呢?众所周知,拆除房屋对任何人都具有重大影响,否则就没有这么多拆迁纠纷了。再者拆迁必有补偿,这一点毋庸质疑!而原审判决中清楚查明:“原告薛金林的饲料厂所在地现已修成饭店。”也就是说被申请人拆除厂房的行为使申请人所有投资皆化为乌有!那么,申请人在这一过程中获得过拆迁补偿没有呢?如果已经获得过适当的补偿,那么,这么一个追认同意拆迁是合理的,也就是说无疑点。如果是没有获得过任何补偿,那么这样一个电话录音就存在天大的疑点!?

综上,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胡乱采信既不合法,又存在重大疑点的视听资料证据,导致错误认定事实的行为显而易见!!!

三、原审法院判决所依据事实,和判案逻辑,犯常识性错误;具体如下:

见(2010)新民初字第2270号民事判决书第2页第3段起:“经审理查明,被告赵绍南和案外人薛金付(已去世)原系夫妻,被告赵绍南和薛玉山系母子。1995年4月24日,薛金付与沈井才签订协议,约定:薛金付将其3.7亩责任田(该责任田东至薛金云地,西至薛玉楼房东,南至323省道,北至薛金毕地)转让给第三人沈井才办厂。……。2009年2月6日,被告赵绍南、薛玉山和第三人沈井才达成解除协议书的约定,双方协议解除1995年4月24日的协议书,被告赵绍南、薛玉山将原协议书项下的3.7亩土地使用权收回。”并据此认定被申请人赵绍南、薛玉山拆房有据。

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转让土地建房可以约定。房子建成,当事人又可合意收回土地。这一切都如小孩过家家,不受任何约束!法律难道真是这样规定的吗?

前面已经证明申请人所拥有的饲料厂房系合法建筑,受我国《物权法》保护。而房屋下之土地,亦为该所有权之不可分割的部分,亦受《物权法》强制保护。而被申请人赵绍南、薛玉山和沈井才间达成解除协议书。将原协议书项下的3.7亩土地使用权收回。依照法律规定仅仅是一个债权约定。而原审合议庭对此都视而不见,却反推该债权约定的效力能够溯及力到原告所购厂房的所有权上,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按照原审法院的这种逻辑判案,世上哪有稳定的可言?

综上所述,如果按照原审法官的判案逻辑,一个债权约定的效力能够溯及力到房屋所有权上,那么,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吗?

望贵院深入检核,判决如请。

此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二〇一三年四月八日

随函附如下有关证据及材料:

1.再审申请书原件1份,附件3份,各计5叶。

2.申请人身份证复印件1份,计1页。

3.房产土地转让协议书复印件1份,计1页。

4.苏建许字(1993)31号和苏建许字(1993)32号村镇建设许可证复印件各1份,各计1页。

5.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2010)新民初字第2270号民事判决书。

6.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连民终字第0327号民事判决书。

7.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连交释字第129号。

8.申请人2012年10月27日再次邮寄再审申请邮寄单复印件1份,计1页。
 

0% (0)
0% (10)
关键字:房屋侵权 民事案件 再审申请书 实例经典
上一篇: [推荐]善意取得制度之实例解析
下一篇:[推荐]100万债务纠纷一审代理词实例经典!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