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扫一扫,加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读新闻 >> 法治时评 >> 浏览文章

[推荐]震惊全国的阜阳蒜薹冤案今日昭雪

2008/10/25 10:23:19作者:宾语来源:宾语的blog http://622006317.qzone.qq.com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发表时间: 2008年10月22日 15时55分         评论/阅读(261/53814)
本文地址: http://qzone.qq.com/blog/622006317-1224662120
本文已被推荐到腾讯博客, 点击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这是一件让人心酸的事情。
    去年以来,腾讯网友和全国读者广泛关注的安徽阜阳蒜薹冤案,今天得到昭雪。上午,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到王曦服刑的九成监狱宣布:王曦无罪。中午,坐了3年多冤牢的王曦回到家中和亲人团聚。    

    食品公司为了享受国家在经营蔬菜方面的优惠政策,把购销的苹果改为“蒜苔”,没想到这一改,给业务员王曦改来了牢狱之灾——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检察机关在没弄明白是“蒜苔”还是苹果,公司账目收支平衡的情况下,以王曦贪污蒜苔款为由对其提起公诉。
    面对指控,坚信自己无罪的王曦出示了大量证明自己无罪的证人证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公诉方当庭带走多名证人,通知公安局以“伪证罪”将这些证人刑事拘留,让他们在看守所重新“作证”,颍州区法院用这些“证据”对王曦作出有罪判决。
    在2007年5月25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法庭上,王曦的辩护人、安徽省律协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曾代理过安徽第一贪——双轮集团董事长刘俊卿案件的著名律师陆春阳直言,该案是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中和强调司法公正的形势下,在阜阳出现的一起典型冤案,致使无辜的上诉人王曦被长期羁押……
     2007年6月26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阜刑终字第92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祸起“蒜苔”
阜阳市颍州区多名证人法庭作证被刑拘
■苹果改“蒜苔”留下祸端
为企业冲欠账无辜蒙冤

    阜阳市颍州区肉类食品公司是颍州区农委的下属单位,主要负责肉类加工和蔬菜保鲜业务。199911月,公司根据该市水果批发个体户葛德雨提供的市场信息,安排业务员王曦、周磊、汪月明和葛一起,带着公司财务科安排的收购现金,去山东省乳山市大沽山镇西林家村收购苹果,到12月共收三车苹果共2.731万公斤。
    此前,国家财政部为了保证“菜篮子”商品的市场供应,稳定市场价格,下发了《关于对商业企事业批发肉、禽蛋、水产品和蔬菜的业务实行“先征后返”的若干问题的通知》,“对国有、集体商业企业批发肉、禽、蛋、水产品和蔬菜的业务征收增值税后所增加的税款,可在一定期限内采取先按规定税率征税再由财政返还给企业的办法”。同时,该规定对蔬菜的概念限定“是指各种鲜菜。”
    显然,2.731万公斤苹果不是“鲜菜”,不在“先征后返”的优惠政策范围内。公司为了享受“先征后返”的优惠政策,财务科在填写入库单时,安排周磊将单子上的品名填成了“蒜苔”,开农副产品收购发票交财务科报账,并把收购发票和运输证明全部写成了“蒜苔”。
    这2.731万公斤苹果销到哪里去了呢?原来,199834日,颍泉区孙寨村农民郭金彪、个体工商户李玲为收购猪皮和小肠,分别向肉类食品公司交纳了5万元和1万元的押金。后来,肉类食品公司停止经营宰猪业务,这两笔押金就没有退还。20004月,郭金彪等人要求退还押金,但公司无现金支付。经过协商,郭金彪、李玲同意用库存的这些苹果(改名“蒜苔”)以每公斤2.6元的价格,冲抵了这两笔共6万元的账。后来,郭金彪等将苹果拉到阜阳市泉河北市场销售。
    通过这笔业务,消除了公司6万元的债务,冲账后还盈余9777.84元入财物现金账。这些事实,有肉类食品公司19983月开给郭金彪、李玲的收据和应付款账,有郭金彪、周磊和公司出纳会计张淑丽等人的证言,也有公司的现金流水账记载:公司经营苹果“抵偿余(其他应付款)9777.84元”。
    2005818日早上7点多钟,王曦突然接到颍州区检察院反贪局刘利军的电话,让他赶紧赶到反贪局去。王曦答应后,刘又问他在什么地方,王曦说自己在二里井菜市附近的家中。“我们的车子在你楼下等,你快下来!”刘利军催促道。王曦连早饭也没顾上吃,就匆匆忙忙地下楼了。刚拐过菜市口,就被带上了警车。
    818日,王曦被颍州区检察院刑事拘留,91日被逮捕。2006110日,颍州区检察院以王曦犯贪污罪向颍州区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院当庭带走多名证人
越俎代庖公诉方自称“本庭”

    2006123日,颍州区法院公开审理颍州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曦犯贪污罪一案。
    起诉书指控,19991231日和200015日,王曦和周磊两次从涡阳县为颍州区肉类食品公司购进蒜苔2.731万公斤,扣除10%税款,计款6.4908万元。20003月,王曦让仓库保管员李稳装车,将蒜苔拉出销售,销售款被王曦占有。
    王曦辩解,上述指控不是事实,公司购进的不是蒜苔,而是苹果,并将苹果抵了公司所欠的6万元债务,自己没有贪污公款。他请求法庭认真查清本案事实,公正断案。
    当审判长询问王曦有无证人到庭时,王曦请求证人周磊(一起到山东收苹果)、出纳会计张淑丽、负责冷库降温的潘孝增、仓库保管员李稳和个体工商户葛德雨等出庭。
    4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胡云腾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证人出庭作证是许多案件查清事实、彰显程序正义所必须。因为确有一些案件事实,只有相关证人到庭作证,法官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也确有一些证人,由于种种原因,对控方作的证言与对辩方作的证言不一致,甚至只愿意到法庭上去说明事实真相。因此,证人出庭作证显然是查清案件事实、符合刑事诉讼规律的必然要求。要实现证人自愿作证,必须从法律上完善对证人权利的保护。
    然而,在经过法庭允许,当审判长向证人告知了证人的权利和义务,几个证人均签下如实作证的保证书后,周磊和张淑丽刚作过证,潘孝增和李稳等待到庭作证时,公诉人开始收拾卷宗。并向审判长提出“鉴于本案出现新情况,请合议庭延期审理。”合议庭合议后,审判长当即宣布:“经合议,同意公诉人意见,现在休庭。”休庭以后,4名证人被颍州区检察院的人当场带走。
    2006123日下午,检察院通知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将其中的周磊、潘孝增和李稳直接押往阜阳市拘留所进行审讯。125日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六,周磊、潘孝增等人被公安局以涉嫌伪证罪拘留,关进了阜阳市看守所。直到一个月后的农历正月二十七,周磊等人按照颍州区检察院反贪局的要求,所做的证言与检察院的起诉书内容相一致后,才被允许取保候审。但直到现在,交纳的取保候审保证金也没有退还。
    颍州区检察院在取得这些“新”的证据后,222日,法院在既不通知被告,也未通知律师及被告亲属的情况下,直接把王曦带到法庭进行第二次开庭。法庭上,当审判长问公诉方有无新的证据出示时,公诉人说,“123日开庭时,由于被告方的证人出庭作证与其在检察机关作证不符,特申请延期审理。”“证人名单与检察机关所作证人相同,其证人不符合出庭作证的条件。”
    当审判长询问被告有无异议时,王曦明确答复:“有异议,是苹果!”
    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越俎代庖:“本庭经合法审查,并对证人详细调查取证,经123日开庭及今天开庭调查、举证质证,被告人王曦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强调“且被告人在法庭上拒不认罪,请依法判处!”
    在第二轮法庭辩论中,公诉人再次强调:通过公诉人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带队到涡阳收蒜苔,证据充分!
    王曦一再要求查清是否收过蒜苔,蒜苔是从哪里收购的,运输车辆是谁,同时要求让与其往山东拉苹果的司机李强、张乃新出庭作证。事实上,只要这两名司机出庭作证,查明两人所结运费是在山东拉的苹果,还是在涡阳拉的蒜苔,案件就能水落石出。涡阳到阜阳不足百公里,如果是拉蒜苔的话,三车运费加起来不会超过1000元,而运输结算单显示,实结运费7500元,从阜阳到山东900多公理,运费与公里数相吻合,况且有驾驶员的原始记录为证。但公诉人坚持与本案无关,拒绝调查这一事实。
    最后陈述时,王曦说了7个字:我的罪名不成立。
    记者为此走访了多名法律专家,他们一致认为,既然起诉书指控王曦1999年冬天两次从涡阳县为颍州区肉类食品公司购进蒜苔2.731万公斤,那么,应当有证据证明在涡阳县的什么具体地点、通过何种方式、向何人或何单位购买的蒜苔。更何况当时不是蒜苔的收获季节,可供销售的蒜苔必须是经过冷库保管的蒜苔,而耿皇乡境内根本没有冷库,也就不可能有蒜苔供销售。显然,购买如此大数量的蒜苔不是事实,检察院坚持己见的动机让人怀疑。
    检察院可不管那么多,在法院于46日第三次开庭时,他们又向法庭提交了耿皇乡政府出具的“我乡是生产销售蒜苔基地,在1999年底到2000年初周边城市阜阳、永城、亳州等企业单位曾在我乡批量购买蒜苔”的证明(事后证实这份证明是乡里按照检察院的意思出具的)。2006410日,颍州区法院(2006)州刑初字第23号刑事判决书以王曦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
■法院不采信自己取的证据
律师无奈何糊涂官糊涂判

    面对飞来横祸,王曦不以自己没有贪污,这些苹果(改名“蒜苔”)冲抵了郭金彪、李玲的6万元押金为由,提起上诉。在案件原审上诉二审中,阜阳市中院依法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肉类食品公司的账目进行了司法鉴定。司法会计检验报告书证明了肉类食品公司账目平衡、没有短款,以及公司抵账后不但未短款,还增加现金9777.84元的事实。
    阜阳市中院经过审理,于2006626日作出刑事裁定,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王曦贪污公司人民币64908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据以认定的证人证言前后不一”,裁定撤消颍州区法院的(2006)州刑初字第23号刑事判决,发回重审。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200639日和626日,耿皇乡先后给检察院和被告人王曦出具了两份内容截然相反的证明,39日的证明是乡政府办公室主任燕书敏代笔的,证明该乡“是生产销售蒜苔基地,在1999年底到2000年初周边城市阜阳、永城、亳州等企业单位曾在我乡批量购买蒜苔。”而626日的证明是副乡长燕永波代笔的,证明该乡“在199912月份至2000年元月份期间,因我乡管辖区内没有冷库,此期间内又不是蒜苔生产期,阜阳市颍州区肉类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没有在上述时间内在我乡管辖区内收过蒜苔。”
    两份证据,孰真孰伪?2006913日,担任重审审判长的王金云和书记员曹海英亲自来到耿皇乡政府调查,当初给检察院出具耿皇乡“是生产销售蒜苔基地”的燕书敏,面对王金云法官的提问,回答得耐人寻味:

王法官:在1999年底到2000年初,周边城市阜阳有没有来人批量收购蒜苔?
燕主任:我不能说没有,我只能说不清楚。
王法官:2006年3月9号加盖了耿皇乡政府公章的证明是不是你写的?
燕主任:是我写的。
王法官:内容是否属实?
燕主任:证明是我写的,内容是否属实我不清楚。
王法官:你弄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写?
燕主任:我是办公室主任,不负责集市贸易,都是领导安排我这样写的,当时还有检察院的同志在场。
王法官:是哪个负责同志,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燕主任:我都记不清楚了。

    而副乡长燕永波在回答法官的提问时,除了承认2006626日耿皇乡出具的证明“是我写的。”“内容是我个人了解的情况,我所写的,我认为客观真实,和我本人所了解的情况是相符的。”燕永波在强调“我不可能作伪证”的同时,再次明确了该乡在199912月至20001月不是蒜苔生产季节,全乡管辖区内没有冷库,也没有见到人来收购蒜苔。
    颍州区法院2007年19日调查涡阳县耿皇乡王楼村党支部书记王化龙和涡阳县牌坊工商所(辖牌坊镇和耿皇乡两个乡镇)分管市场收费的会计类天荣笔录证实,199912月至20001月“既不是生产时间,也不是销售时间,既不是种植时间,也不是收获时间,所以不是生产销售蒜苔的季节。”王化龙还证实这个期间没有从外地大批量调蒜苔到耿皇乡销售,“没有从外地调来,这里没有个体户经营,所以没有形成销售市场。”
    颍州区法院在重审中,先后经过三次开庭,对提交的证明上诉人无罪的新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对能证明王曦无罪的事实进行了多次、多方面的调查核实,本应宣告王曦无罪。遗憾的是,法院久拖不决,置自己取得的能够证明上诉人无罪的证据于不顾,最终于200738日作出重审判决,仍以贪污罪判处王曦有期徒刑6年。

■上诉:一年多八次开庭七次站上被告席
律师:非法所取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重审判决后,王曦再次向阜阳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颍州区法院的再审判决,宣告上诉人无罪。
    2007年5月25日,阜阳市中级法院以二审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一脸无奈的王曦出现在法庭上。
    在法庭调查阶段,王曦在陈述上诉理由时强调:一审判决书查明“19991231日和200015日两次从涡阳县购蒜苔”的“事实”不是事实,我收购的是苹果,不是蒜苔。
    王曦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规定,在本案不存在贪污的对象,不存在贪污的行为,不存在贪污的事实,且检察院在一审程序当中严重违法,在法院不能确定证人作伪证的情况下,违法对证人进行刑事拘留,使原来出庭作证的证人作出了与原来在客观条件下相违背的证言。
    公诉方向法庭出示的第一组证据是书证,有农产品收购专用发票和入库单等,证明王曦入库的是蒜苔。王曦质疑,把苹果写成蒜苔入库,是为了享受“先征后返”的优惠政策。
    第二、三组证据是证人周磊、李稳、张淑丽等人的证人证言,证明是在涡阳县耿皇乡收的蒜苔,没有在山东收苹果。王曦的辩护人质疑,这些证据是在检察机关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对证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取得的,这样的证据不具合法性,并且这些证言与前面所作的证据前后矛盾。  
    王曦的辩护人陆春阳、李建敏认为,重审判决所依据的周磊、李稳、张淑丽等人的证言,均不符合事实,与在“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下所作的证言相矛盾,是虚假的证明。周磊、李稳、张淑丽等人因如实作证,被一审公诉机关指示公安机关以涉嫌伪证将其刑事拘留,其不得不对公诉机关作出与原证言不同的证言,即重审判决所依据的证言。上述非法取证行为,违反了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第4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8条、第61条的规定。上述非法取得的证据,显然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阜阳市检察院则坚持,王曦犯贪污罪的证据确实、充分,应驳回其上诉。2007年6月26日,阜阳市中级法院作出了与一年前刑事裁定相矛盾的(2007)阜刑终字第92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任命的“全国检察理论研究人才”、高级检察官王友明、著名律师陆春阳等多名法律专家深感意外并提出置疑,认为:纵观本案,王曦无罪是肯定的。虽说几个证人后来的证言有些前后矛盾,但那是在被刑事拘留以后重新做的,剔除这些证言的虚假成分,是典型的无罪,最起码应该作存疑宣判无罪。

■人大督办要求复查
  
    2007年9月30日,王曦的亲属先后向安徽省、阜阳市两级人大和阜阳市政法委递交了《刑事请求调查事项》。
    王曦的亲属认为,他们多次就上述请求事项向司法机关书面申诉,请求查清事实真相,公诉机关不但不调查王曦可能无罪的证据,反而根据有罪推定的“需要”,制作多份伪证指控王曦有罪,其根本原因就是担心被错案追究。
    2007108日,阜阳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王伟接到王曦亲属的请求信及媒体的报道后,当即批示,要求“对申诉人申诉理由立案复查,并报结果。”
    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储金水批示:申诉人申诉法院违反审判程序,检察院当庭拘留证人,利用拘留证人与庭审不一致的口供认定嫌疑人有罪。希望查清事实,并报结果。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通过信访渠道批示,要求复查,并报结果。

■法律专家王曦无罪
  
    针对本案,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法学会行政诉讼专业委员会委员、安徽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学教研室主任、法学博士、安徽省政府法律顾问陈宏光教授。陈教授从4个方面谈了对案件的看法: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明显与客观实际相违背;案件中不存在申诉人贪污公款的行为事实,而是公司冲抵债务的正常行为;二审阜阳中级法院委托的会计师事务所的检验报告书明确证明:申诉人王曦没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颍州区法院在重审中程序严重违法,采信非法证据。
    陈教授告诉本刊记者,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第4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8条、第61条的规定,周磊、李稳、张淑丽重新作出的证言是在公安机关无事实依据情况下,将其刑事拘留后被迫更改的,不能在没有重新调查之前作为再审的证据使用。对于相互矛盾、疑点重重的证人证言,原审法院、二审法院均不予以关注,而是匆匆定下结论,既是在进行有罪推定,亦是在掩盖非法取证的事实。
    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任命的“全国检察理论研究人才”、高级检察官王友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纵观本案,王曦是典型的无罪,最起码应该作存疑宣判无罪。
王曦案存在太多的疑点
    王友明认为,王曦案存在太多的疑点:案发就不正常,是区委交办的案件,颍州区检察院反贪局在移送公诉部门的《起诉意见书》里写道:犯罪嫌疑人王曦、李稳涉嫌贪污一案,由群众举报,“根据区委办公会议意见和检察长安排办理”。既然区委有指示,区委领导叫办谁就办谁,司法机关的独立性体现在哪里?区委让按有罪来办,检察院按照有罪推定的思路,没罪也得找个罪啊;颍州区检察院公诉人当庭建议拘留证人,显然是不对的;把证人在看守所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显然不充分,因为这些证人被限制人身自由,不是他真实意思的表达;一审法院查明检察院的证据是假的,王曦的辩解法官又不采信,法院自己调查的耿皇乡冬季不是蒜苔生产季节,根本没有蒜苔、没有冷库、不销售蒜苔……这些能证明王曦无罪的证人证言,自己咋也不采信呢?王曦第一次上诉后,阜阳市中院依法委托安徽金阳会计师事务所对肉类食品公司的账目进行了司法鉴定。司法会计检验报告书证明了肉类食品公司账目平衡、没有短款,阜阳市中院第一次采信了这个司法鉴定,裁定发回重审,中院再次审理时,在证据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却把这一客观真实的鉴定抛掷一边,是如何定罪的?
    王友明认为,王曦冤案的发生,就是因为办案人员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实行了有罪推定。
    早在2005529日召开的全国检察机关第三次公诉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邱学强就指出,各级检察机关在公诉工作中要严把事实关、证据关和法律适用关,有效防止冤错案。他提出,检察机关在对证据的审查判断上,应贯彻“疑罪从无”的原则。凡是以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言词证据,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依法坚决予以排除。颍州区检察机关仅仅依据区委办公会议意见,就将王曦确定为贪污嫌疑犯,显然是十分轻率、不负责任的。由于颍州区检察院先入为主,有罪推定,在逼取口供上下工夫,证人周磊在从法庭被带到看守所后,“头被打得懵乎乎的,实在没办法啦,就让咋讲就咋讲啦。”按办案人让说的内容,违心地编造了从并不生产蒜苔的涡阳购进蒜苔的“细节”。
王曦案件的办理与佘祥林冤案有着惊人的相似
    实行有罪推定必然导致疑罪从有。在王曦案件中,所谓“证据”材料互相矛盾,疑点重重。同时,王曦又向司法机关递交了多份申诉冤情的材料。对如此充满疑点的案件,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颍州区检察院却按照区委领导的意见,也批捕了,也起诉了,理应明辨是非、惩恶庇善的法院也判了。
    王友明认为,王曦案件的办理与佘祥林冤案有着惊人的相似:
    首先是主观臆断,有罪推定。一是至今没查清199912月到2000年元月,耿皇乡哪些人向王曦交售过蒜苔,没弄明白蒜苔的来源,就主观确定入库的是蒜苔,并且王曦把蒜苔款据为己有;二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王曦采取了强制措施;三是在起诉和审判时只重视有罪证据,轻视无罪辩解。
    其次是监督乏力,制约不够。一是检察机关内部监督、接受监督意识不强;二是审判监督不够,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作出了裁判。
    再次是执法主体素质不高。一是对证据收集不力。二是存在超期羁押、办案超时限等问题;三是工作责任心不强。案件一路过关,环环出错。
    还有一个原因是“压力”影响。区委办公会议让立案就立案,检察院按罪名需要“对号逮人”,这显然是荒唐的。
    许多接受采访的法律专家告诉记者,从颍州区检察院、区法院到阜阳市检察院、市中院,之所以使王曦案一错再错,不愿纠正,根本原因是担心被错案追究。(联系信箱:[ft=,4,黑体  QQ:622006317)
0% (0)
0% (10)
关键字:震惊 全国 阜阳 蒜薹
上一篇: [推荐]浅论民法精神与罪刑法定原则的区别
下一篇:[图文]19岁高中生被疑杀害女同学 受审时猝死公安局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