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扫一扫,加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读新闻 >> 法治时评 >> 浏览文章

[推荐]公检法犯下如此低级错误?

2008/5/28 21:25:03作者:未知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公检法为何犯下如此低级错误?
11:45:45.0  特约评论员 李克杰 
 
 
   一个17岁前在家喂猪养鸡、连綦江县城也没有到过的农民罗玉明,却由于同村青年张冠李戴的供述而在数千里之外的福建省武夷山市公安局留下了“案底”,并成了网上通缉逃犯。于是,2005年10月9日,罗玉明当地派出所办理第二代身份证时,被民警当场扣留,并通知武夷山市公安局。今年2月7日,武夷山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盗窃罪判处罗玉明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后在律师的帮助下,经家属的申诉,法院进行了再审,武夷山市人民法院于6月30日再审判决已被羁押265天的罗玉明无罪,当庭释放。7月4日,法院支付了罗玉明3万元补偿金。(8月21日《法制日报》)

  
这是一起匪夷所思的错案,公检法三家共同犯下了一个极其低级、堪称“小儿科”式的错误,因此有人给这起错案一个绝妙的评价,说这个案子“要办成错案甚至比办成铁案更难”。就是这样一件很难办成错案的案件居然还是连过公检法三道关把它给办错了,简直让我们难以置信。对此,当地公检法三机关竟然众口一词地称是“疏忽大意”了。也许一句“疏忽大意”可以让公检法三机关及相关办案人员大大地减轻责任,然而这种归因却难以挽回已经严重受损的司法机关形象,同时如此轻描淡写地对待“不能容忍的错误”也显然无法起到惩前毖后作用。

  笔者觉得,我们很有必要认真总结和全面反思一下,是什么让公检法三机关共同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因为“疏忽大意”也好,“过于自信”也罢,决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背后必然有极其深刻的促使其“大意”和“自信”的原因,毕竟办错案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每一个司法人员都不愿意将案件办成冤案错案,除非另有企图。

  笔者认为,针对这一案件来讲,促成三机关共同“疏忽大意”的首要原因,是司法人员中仍然存在的极其深厚的“口供情结”,“口供是证据之王”的思想在这些司法人员心目中仍然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从相关报道中不难看出,让低级错误一路绿灯以致最后酿成大错的只有两个字,即“口供”――自始至终,罗玉明都没有为自己作一句无罪辩护。在当地派出所,由于害怕“连父母都看不到他了”,罗玉明承认了福建偷车的事;到武夷山市后,公安局讯问时再次承认了盗车行为,检察院的人又对他说“你不承认就不能出去”,在法庭上由于有回音,听不清法官问话,“为了能回家,就一路承认下来了”。甚至案件宣判后,罗玉明也没有提出上诉。然而,罗玉明的害怕和无知,却被公检法当成了“供认不讳”,各个阶段的口供“高度一致”,于是自然就疏忽了与其他证据的核对。当罗玉明一步步走进冤案之中时,或许相关司法人员还在为能够顺利破获多年悬案而兴奋不已哪!

  可问题就偏偏出在这里,因为其他证据证明负案在身的“罗玉明”在1999年时就已经24岁,身高1.67米,有染发。而面前的罗玉明当时只有17岁,现在的罗玉明身高也只有1.47米,仅身高就相差20厘米,这一点仅凭普通人的肉眼就能很容易地分辨出来,除非这个人也同样弱智。看来,这一极端典型的错案再一次暴露了口供情结的巨大危害性,它可以让本应清醒公正的司法人员利令智昏,将法律的明确规定和具体规范抛到脑后,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明明是在制造冤案错案却还自以为为民除害、匡扶正义呢。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另一个重要成因,即执法司法过程中的片面追求破案率和结案率倾向,这反映了我们对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的考核机制存在明显的缺陷。由于破案结案率不仅影响个人工作业绩,而且还关系到机关整体甚至整个地区的工作业绩,这一无形压力对机关或个人都是极其巨大而沉重的,它迫使不顾一切代价确保破案率和结案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即使出现一些偏差,领导和同事们也都会给予充分理解,因此就会放松警惕,疏忽大意和过于自信在所难免。对于罗玉明冤案,武夷山公检法机关众口一词地称“疏忽大意”就是很好的注脚。

  看来,司法公正的实现,决不能仅仅写在纸上和说在口上,更不能把它口号化,重要的是通过不同层面的制度和司法人员的观念转变来加以保障,制度基础和观念基础同等重要。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推荐]督导员扮嫖客背后
下一篇:[推荐]立法参与者讲述“救命”法条诞生记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管理员登录